陶瓷

激进派与保守派谁将胜出?丨“岩板标准”溯源与方向①

字号+作者:华夏君 来源: 2020-11-13 10:14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让子弹再飞一下

 编者按 转型与升级,开篇打的就是“认知之战”。正所谓,首战即终战。“认知之战”输了,下面的“文章”就很难写下去。毫无疑问,对陶瓷行业而言,当前我们对岩板的认知水平,正在决定企业与行业的未来。而有关岩板标准(产品标准、应用技术规程等)的认知,则代表行业岩板思想的精华,对行业未来三五年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指导意义。籍着华夏陶瓷网开启“瓷砖•岩板“攻守道”丨2020全球陶瓷新生态年终盘点”之际,从本期开始,我们推出“'岩板标准'潮源与方向”专题系列报道,希望能为行业、企业布局2021提供某些有价值的参考。

这组系列述评涉及的主要问题包括:

岩板标准制定是各自为阵,还是力出一孔?

岩板标准制定是另起炉灶,还是要先延续陶瓷薄板、大板的思想精华?

岩板标准从哪里入手?是先跨界从场景应用开始,还是从产品本身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本系列述评并非仅是作者本人的一孔之见,而是汇聚了众多行业精英的思想。

当然,作者最终希望的是,这组系列报道仅仅是年末的一次抛砖引玉,期待它能引发行业、跨行业更大的讨论。

最近,华夏陶瓷网×更家居新媒体启动了两件事:一是泛家居行业大型主题调研采访一一“岩板生态行”;二是提前开始“2020全球陶瓷新生态年终盘点”。以上两个活动,无论采访还是总结,其实都绕不开一个核心话题一一岩板标准。首先,我们采访了上十位定制家居、石材、陶瓷/岩板界的资深人士。几乎每一位被访嘉宾,我们都问同一个问题:岩板标准要不要做?而他们的回答也几乎一样:要做。但是,具体谈到如何做岩板的标准,我们的受访者,还是其他行业人士的意见均五花八门。但是,尽管大家各据一词,但随着交流、探讨的深入,泛家居行业对岩板的认知,已经越来越接近逻辑底层。总结下,不同背景的受访者中,石材、定制家居行业的都希望板材“新物种”尽快有个产品质量标准。他们比较关心切割裂、后期龟裂、通体等问题。

而陶瓷圈的人,有一部分认为岩板就是从陶瓷里面长出来的“新物种”。但目前岩板领域良莠不齐,乱象横生,造成劣币驱逐良币。所以,必须尽快制定出标准,以方便、指导终端应用岩板。这一派我们估且称之为“激进派”。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目前给岩板做标准的条件还不成熟。认为应该“让子弹再飞一段时间”。这部分人我们称之为“保守派”。接下来是关于“谁来做”、“怎么做”岩板标准的问题,这是两个核心问题。先谈第一个“谁来做”的问题。我们国家标准体系分五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省级标准、团标标准、企业标准。其中企业标准最高,而国际标准则最宽。过去,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都是国家标准和企业标准。最近几年,国家鼓励做团体标准,以适应产业快速发展的需求。正因为这样,现在国家对团体标准建设不搞审批,而是备案制,在国家标委会的平台备案即可。于是,我们才看到,岩板标准“赛道”上已经出现了三路人马: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已经牵头建了《岩板产品规范》(10月10日已验收);广东陶瓷协会牵头建的《陶瓷岩板》标准还进行中;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组织的《岩板》标准启动会则8月25日才召开。而接下来,也不排除有新的岩板团体标准牵头单位出现。对此我们应当开始习惯,并对大家的热情和探索精神给予尊重。第二是岩板标准“如何做”的问题。而且,“如何做”也牵涉到“谁来做”的问题。比如,我们从标准名称入手,现在就明显可以看到一些问题。拿《岩板产品规范》为例。规范和规程是同义词。过去我们说得最多的是“应用技术规程”、“产品安装规范”、“产品基本安全技术规范”等。比如2012年的《JGJ/T172-2012 建筑陶瓷薄板应用技术规程》。规范,即规范行为,是刚性的,具有约束性。但标准是推荐的,是柔性的,没有外在的硬约束力。而且,从逻辑上讲,企业标准高于行业标准、国家标准,产品才有市场竞争力。再看《陶瓷岩板》标准。在岩板前加上陶瓷,意思是岩板源于陶瓷,孕育于陶瓷,岩板只是陶瓷(瓷砖)产品升级后的延伸应用。

应该说,这样理解大体也是可以的。但需要发问的是,既然岩板属于大陶瓷范畴,为什么还要单独立产品标准?是不是应该只立应用技术规程?再看《岩板》标准。名称与《陶瓷岩板》相比,少了陶瓷二字,最大的缺陷是阻断了与母体陶瓷的联结、传承,这样在终端的应用推广必然要多费很多口舌。更大的问题是,未来随着《岩板产品规范》、《陶瓷岩板》和《岩板》三个标准的面世,不同语言表达的标准投放到同一受众群,会出现什么样的认知反馈?这一点,想必不说,大家都心里有底。好在正如前面讲到的,标准是软约束,同一品类产品不同版本标准,除了给受众带来一定的认知困扰,对企业实际经营倒影响不大。所以,从接受心理学上分析,上述三部岩板标准发布后因其各具特色、亮点,从而导致各自拥有自己的“粉丝”。而假如站在未来对现在作历史的审视,这三部岩板标准与其说是产品“标准”,不如说它代表了行业特定历史时刻,不同主体、不同视角对“新物种”的认知成果。华夏君注意到,全国建筑卫生陶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及归口它的咸阳陶瓷研究设计院,是行业国标的组织、牵头起草机构和单位,但他们恰恰也是前文提到的岩板标准制定的“保守派”之一。的确,可以理解,既然要做的是影响更广泛、长远的国标,自然就应尽量“子弹”飞长点时间,等看清了方向再行动。而从中国式的接受心理学角度看,我们也相信未来岩板的国标理所当然会更具影响力。华夏君这样讲,不知道是否已经“得罪”了上述三个岩板产品团体标准建设组织、牵头单位?这里只能承蒙海涵了。不过,退而言之,既然团体标准可以放开做,那么华夏君觉得有关岩板标准的言路也可以放开。我们欢迎更多人出来“放炮”,从而形成热烈讨论的氛围。

而本文作为年终盘点“'岩板标准’溯源与方向”系列的开篇,就算是抛砖引玉吧。(本系列报道未完待续)

本网转载并注明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丝袜美腿在线无码播放